小牌匾 大文化

编辑:来源:10人阅2017-09-25 14:47:18

小牌匾  大文化


榕门路是南昌的一条老街,因滕王阁景区升级改造,榕门路也来了一个旧貌变新颜,比较显著的变化是沿街店面前搭起了一溜儿风雨走廊,风雨走廊是仿古建筑,又大又圆的深黑色柱子,还有廊顶那仿古青瓦为这条老街增添了几分古色古香的韵味。乍一看,比以前干净了,整洁了,清爽了,好看了。

但天天走来走去,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       

问题出在那些商家的牌匾(招牌)上。大小一致,颜色一致,清一色的木牌(还是仿木塑料?),清一色的印刷体。统一是统一,整齐是整齐,美观是美观,可是哪家店的招牌都是一样的,和以前的那些牌匾相比,少了变化,缺了特色,没了那份厚重感,少了那么点文化气息。       

老南昌都知道榕门路以前是字画一条街,古玩一条街,沿街的商铺有字画装裱的,有售卖笔墨纸砚的,有品鉴玉器古玩的,还有书画院等等,不是这个“堂”就是那个“轩”,再不然就是什么什么“斋”,不少招牌都是木质牌匾,牌匾上的字可能都是请书法家所书,或厚重古朴,或遒劲有力,或飘逸灵动,或清瘦古雅,似乎能闻到翰墨的香味。从商铺中间的街道走过,偶尔还能有时空穿越之感。 都说书法是艺术。艺术之美,美在变化,在多姿,在灵动,在生命。《兰亭集序》中有二十一个“之”字,俯仰生姿,各有面目,无一雷同,成就了天下第一行书。要知道任何一副书法作品,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再高明的书家,都写不出一模一样的两个字——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而且最最关键的是,书法是人在写,每一个人在写字的时候,都带着自己的人生感悟,带着自己的独特的情感,加上与众不同的书写习惯,所以是可以透过书法去读一个人的,一个人的涵养,一个人的修为,一个人的见识,一个人的阅历,一个人的性格,一个人的品性,才有“字如其人”一说。       

好像扯远了。我想表达什么呢?榕门路以前的那些店铺牌匾,因为一店一品各具特色,特别是牌匾书法让整条街陡然变得厚重,陡然增添了历史感和沧桑感。而现在呢,用机器打印(或印刷)出来的那些牌匾上的字,虽然也美观,也整齐,也好看,但充其量是漂亮,再怎么看也难以体会到那种灵动的美,变化的美,有生命的美——印刷品不管制作多少份,都是一模一样,毫无变化的,更重要的是这些招牌是“死”的,是冰冷的,毫无生命的。       

不知怎么想到了成都的宽窄巷子。现在想想,驰名中外的宽窄巷子,若没有那一个个年代久远的老院子,老院子没有一个个颇具特色的大门,大门上方没有那一方方大大小小的牌匾,牌匾上没有一个个独具匠心的宅名,那些一个个宅名若不是风格迥异的书法名家所写,宽窄巷子还是宽窄巷子吗?还能让游客在巷子里流连忘返,还能让游客看着大门上的牌匾上的字,去猜想这个院子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吗?想想以前,连个小酒肆小药房都要挂个牌匾,名字或俗或雅都没有关系,但整个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现在也有不少的风雅之士,给自己弄个雅号,给自己的书房取个雅名,加上一块或自己书写或朋友题写的书斋牌匾,还真脱俗近雅了。        

小小的一块牌匾,彰显的是艺术,记录的是历史,传承的是文化。(符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