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观花瓷都行

编辑:来源:77人阅2017-12-21 12:20:06




走马观花瓷都行


第一站:浮梁       

一提起浮梁,脑子里面就浮现出“前月浮梁买茶去”的诗句,大家都知道诗句出自《琵琶行》,上半句是“商人重利轻别离”。据说,浮梁茶是颇有名气的。我们到浮梁已经五点多了,在并不宽阔的马路上行驶着,后来开到到了一条河边——河面挺宽,对岸是小山包吧,靠马路这边有不少芦花,在风中摇曳生姿——我是有芦花情节的,特别喜欢。河两岸基本上还是原生态,我们都说这感觉很好,有种回到童年的感觉。但后来才知道,浮梁正在打造“昌江百里风光带”,不过目前还刚刚起步,我们到了河边风光带,还只有一小段完工了。我们去了浮梁古县衙和千年红塔,感觉景区管理不错,工作人员五点半下班,但是不清场,进去之后随意参观。      

早上在浮梁的小餐馆吃早点,吃了一种据说叫铜钱果的玩意——有点像年糕,也有点像米团子,说不上好吃,但还行。那家店其实很普通,但是装修很有特色,不太像早点店。我们说这个装修很重要,关键是创意,能吸引人。   第二站:陶溪川创意园    

陶溪川创意园,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个个的展馆(或店铺),里面陈列的陶瓷作品堪称精美,我们虽然是外行中的外行,但是还是惊叹于艺术之美,也深深地被熏陶了一回,震撼了一回。一个并不大的盘子,标价十万,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杯子,几百上千。当然,这世界上很多器物,并不以大小取胜。艺术品有价,但艺术是无价的。后来逛小饰品店,对那几块几十块钱的东西,我们是再也看不上眼了。不是艺术品就算了,连工艺品都算不上,充其量是工厂产品,流水线上大批量生产出来的,无创意无特色无美感——眼界是高了,可惜钱包跟不上。 其次是书店,店名很特别:猫的天空之城概念书店。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书店,装修小清新,很有特色,非常适合小资情调的年轻人。据说这类书店卖的不是书,是创意。同仁在书店喝咖啡,寄明信片。店里的很多小玩意,都属于中看不中用的,但非常受年轻人的喜欢,当然,挺烧钱的。好在现在的年轻人对钱没什么概念——哪怕饿肚子也要满足小资情调的。南昌有家西西弗里书店,听说也相当不错,还没去过呢。    

在陶溪川创意园,除了展馆多,就是餐馆多。一半文化,一半吃。同仁戏谑道。其实一点也不矛盾,都是文化,吃也是文化,吃文化。而吃一旦和文化扯上了关系,那么吃就变成了雅事了。

第三站:三宝村

我们到了一个叫三宝村的地方,是景德镇市附近的一个村子。据说这几年有不少陶瓷艺术家聚集在这里,租下当地的农房,用来做工作坊。还别说,随随便便能在村里碰见颇有艺术范的人,显著标志就是长发+特色胡子+特色着装,气质和我们常人还是很不一样的。然后有同仁看玩笑,说留长发蓄胡子的就是艺术家,我说未必,还有可能是流浪汉甚至是疯子,关键看气质。当然早有说法,说天才与白痴只有一线之隔。

三宝村实在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那些外表看上去塌败不堪的民居,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经过艺术家的巧手,整个房子完全大变样了。一个新颖别致的斋(轩堂)名,刻(写)在门口的小木牌上,在围墙随随便便栽种几棵竹子,围墙上开几个造型各异的小窗(最好是镂空的),而在房子的一角随随便便摆个工作台,上面放些造型独特的陶瓷作品或半成品,或者他干脆往那里一站,整个房子都不一样了。有些楼房虽然装修得挺漂亮,但是和旁边的工作坊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现代和传统的区别,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区别。我们感慨:有艺术家的地方就是不一样。怎么看怎么舒服。这就叫人雅室不陋,难怪刘禹锡早就发出感慨:“何陋之有”?

我们参观了工作坊,很多都号称“柴窑”,我们看见了“窑”,看见了堆积如山的木柴,看见了排列整齐的白坯,看见了正在画图上色的半成品,还看见了造型各异的陶瓷成品。很有特色,非常美。真的觉得这是非常神奇的技艺——那些软乎乎黏糊糊的陶土(瓷土),经过层层工序和高温烧制,会变成那么漂亮的艺术品。我们的古人,真是太聪明太聪明了。

三宝村现在聚集了很多艺术大师,而且有不少年轻人也幕名前来,现在有个说法:景漂——继“北漂”“京漂”之后又一新名词。可见,景德镇俨然已经是陶瓷艺术家追捧之地了。一门古老的技艺,给景德镇带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我们还经过了湖田村,也是和三宝村一样的。这里的马路并不宽,但是车来车往人来人往,显得热闹非凡。这“世外陶源”现在已经完全向世人开放,迎接八方来客。 景德镇,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正以她深厚的历史底蕴和浓厚的艺术氛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们。(符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