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才荟萃
首页> 社员风采> 英才荟萃

陈文武:怀玉砚歌者

编辑人:来源:阅读:18次发布时间:2019-07-22 15:54:34

 

陈文武:怀玉砚歌者


 在玉琊溪边,在信江畔,有这样一个充满自信奔跑在时代前沿的领航者:他是一个大山农民,少年辍学却锲而不舍为罗纹砚写春秋;他是一个民间艺人,三十多年雕刻生涯,八方求学集大成,凭借一身技艺登上中央美院讲坛,携罗纹砚走出国门;他是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砚田耕夫,毕生都在为罗纹砚歌唱。他就是上饶九三学社社员——陈文武。

(一)

怀玉山脉绵绵亘亘,峰峦叠翠,怪石嶙峋,皆可化玉。山中蕴藏丰富的砚石,产石如金。山麓有古村,名曰锦溪。村里人祖祖辈辈多以制砚为生,采石制砚已逾千年。

锦溪村民陈文武,生于1973年,祖上五代均为砚匠,从小呼吸着砚石的气息,感受着砚石的韵味长大;锤子、刀具与岩石相互厮磨的声音,是他儿时听到的最动听的音乐。

14岁,刚上初中的陈文武不忍父母为全家九口人的贫穷生计一筹莫展,成绩优异的他不顾家人劝阻,辍学进了砚厂当学徒。上山开采砚石,拜当地名匠瞿炳金为师,起早贪黑,摸爬滚打,自身的刻苦和恩师的宠爱,他在学习雕刻上表现出独特的兴趣和天赋,练就一身扎实的基本功。18岁,陈文武就带上村里数个穷小伙,设计制作造型简单的砚台。为了销售,从未出过远门而又瘦小的他背上几十公斤重的砚台,直奔上海。

解放鞋,磨到有面没底。在偌大的上海海底捞针,寻找识得宝贝的伯乐。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遇到了福州路260号艺苑珍当社喻有钢老板。喻老板捧着他的砚台爱不释手,连说好砚好砚,一口气订了3000多元的货。这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一个来自山里的穷小伙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陈文武从此记住了260号,记住了老板的名字。揣着订单,他又奔南京、合肥、屯溪……市场一步一步的打开了。1994年,首批乡镇企业体制改革,21岁的他毅然决定负下数十万债务,兼并当地乡办砚台厂,带领工厂100多人负重崛起,产品一度走俏大江南北,远销东南亚。

走南闯北中,陈文武越来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感受到“雕匠”和“艺雕”之间的差距。一个机缘他结识了上饶著名书画家胡润之先生。在胡老师的指导下,他开始从生产素砚转为制作有文化底蕴的雕砚。内心深处的艺术潜质被唤醒,陈文武在大山坳里萌生的少年梦想开始沸腾,他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一个斑斓的艺术梦。

生命,注定每个不安分的灵魂要饱受孤独考验,磨砺成才。就在他踌躇满志渴望大展宏图时,1997年,发生了一场矿难;祸不单行,1998年遭遇洪灾;紧随而来,1999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引起外销韩国、日本的砚台等产品滞销);这一切,让他雪上加霜,砚台厂负债累累,多年心血付之东流……村里人都说,陈文武这下完啦!为了还巨额债务,为了走出困境,更为了谋求今后更大的发展,他坚定地作出了新的选择,告别家乡,背上怀玉山石头和雕刻刀具,跟随打工的潮流,闯进了都市世界。磨难激勉着年轻人的豪情和梦想,他克服种种阻力,选择文化艺术底蕴深厚的首都北京,做起了“北漂”。

可是,神圣的艺术殿门对他紧闭。一元钱一把的面条吃一天。他咬牙花八十五元买了一辆破旧的“永久”牌载重自行车,驮着小凳桌、背上刻刀和石头,每天早早来到公园或高校门前摆地摊,砚台、印章,操刀就刻,充分展示怀玉岩的优良材质和自己的雕刻技艺。三年下来,陈文武踩着自行车踏遍整个北京城。地摊生涯除解决了生计问题,还给了他意外的收获。良好的功底和天赋,使他陆续结识了一些工艺美术圈名人、教授和雕刻爱好者。善于吸取营养的他,一点一滴充实自己,通过讨教、切磋,不断提升技艺。

陈文武从不封闭自己。他寻找机会到全国各地参加各种形式的文化产业博览会,摆摊设点,介绍罗纹砚,传播砚文化。   

2007年,命运开始眷顾这个执著的年轻人。这一年,陈文武在北京潘家园有了自己与人合办的工作室并成功在京城百工坊举办个人作品展;这一年,经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他成为全省首批九位“江西省民间文化艺术家”中最年轻的成员;这一年,中央美院面向全国选拔基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业人才给学生开讲座,在全国1000多人报名中,初试、面试、演讲、现场制作……他力克群雄,获得了这唯一的名额。2008年10月14日至18日,陈文武登上中央美院讲坛,面向学生侃侃而谈砚文化与罗纹砚传统制作工艺。

(二)

生命的真谛在于感恩。

“把家乡打造成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旅游景点,与父老乡亲共同致富;传承弘扬传统文化,发展民间文化艺术;促进赣东北地区民间文艺家文化交流发展……”

站在信江之滨,心怀感恩,陈文武大声说出了深藏心里的夙愿。

信水情长赤子心。多少年来,陈文武一直坚持艺人本色,不忘初心。他将信州视为第二故乡,富饶通达的信州山水曾在陈文武最困难最无助时向他敞开胸怀,给予足够营养,一路扶持步步成长,重回梦想蓝天。今日,陈文武以信州为中心,开拓进取,链接起家乡锦溪和首都北京成三点一线——依托锦溪,立足信州,面向北京(全国),辐射世界。他不仅将怀玉砚、玉岩石壶文化传播到祖国各地,更用近三年时间创作出第一台《怀玉石刻仲尼古琴》,荣获多个国家大奖。2018年岁末,怀玉石刻第一琴挺进首届中国民间工艺文创精品展,在浙江天台向世界奏响了“和合之美”“天籁之音”。

一身布衣的陈文武,憨厚纯朴,细敏睿智,任劳任怨中执著无悔为家乡、为社会燃烧自我,奉献正能量。1997年香港回归捐“巨龙”砚台;2008年敬献“神壶”(玉岩石壶)迎奥运;2009年“为父制砚报校恩”;2010年,他设计创作的《世博之花》成为2010上海世博会的特许商品;2011年,在广东狮子会义卖一件《五龙戏水》石壶作品50000元全部捐给贫困学生。2014年,他拿出珍藏的60多件来自全国各地的国家级非遗文化作品,为母校“怀玉中学”捐赠了一个艺术馆“百川艺苑”,供家乡莘莘学子学习传统文化;2015年,他设立“百川艺苑奖学基金”;2017年,为中央电视台《相约》栏目设计制作《相约玉山砚》……

他先后编著出版了《上饶艺雕》《中华遗珍 上饶至宝》《玉岩石壶》《陈文武石刻艺术》等系列地方文化丛书,得到国内外众多专家和当地民众的支持和认可。

陈文武,亦农亦商亦文,一个怀玉之子,胸有千山万壑,叩刀问石,沿着一圈一圈罗纹奔跑,因为有梦想的照耀,他的步伐已是越来越稳健。

(三)

罗纹砚,陈文武更独爱称作“怀玉砚”。

一千多年来,从产生到成长再到壮大,怀玉砚一脉相承、薪火相传。宋代理学家朱熹曾经称“怀玉研盖歙砚之佳者”,意思是说,怀玉砚是比歙砚还好的品种。可谓一语道出了怀玉砚在中国砚品中的身价和地位。

正是这个“盖歙砚之佳者”,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陷入了困境。当时,玉山县怀玉乡生产怀玉砚的主要企业是1976年成立的童坊砚厂,砚厂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存在着体制不活,管理不善、经营不灵等问题,再加上政府重视不够、宣传力度欠缺,在收藏市场不够成熟,而又竞争激烈的环境下,“出身名门”的怀玉砚常被一些重宣传、重包装的“无名小卒”排挤,被市场误读,发展前景黯淡,寞然如一株无人知道的小草。1994年,玉山童坊砚台厂终因长期亏损而被迫停产。主体企业轰然倒塌,怀玉砚如一个失去了家庭的孤儿。不过,这却并未让当地人产生悲观的情绪,这里的村民世代凿山制砚,个个是行家里手,企业没了,自己干不也是一个样?

而陈文武却陷入了沉思,他在思考怀玉砚的未来,怀玉砚是一辈辈怀玉人辛苦积淀的结晶,它承载了无数梦想,被寄予无数希望,难道就从此让它自生自灭吗?

想到这里,时年仅21岁的陈文武作出了一个让很多人都惊诧的举动,他四处借钱,凑了数万元钱,将砚台厂买了过来,决心重新整顿它。他首先将传统的手工制砚工艺流程,转化为机械化生产,这一举措大大地提高了砚台厂的生产力,满足了市场需求;另外,又把原来综合性一条龙的工厂式经营转换为以公司带农户的经营模式,并在全县推广,提高了农户的积极性,降低了生产成本。

在陈文武管理下,这个濒临关闭的砚台厂起死回生,1996年4月6日,该厂作为全县改制企业的典型迎来了以县委书记、县长为首的全县六套班子位临现场考察,并连续几年被乡、县政府授予“重合同守信用”企业、“先进纳税个人”等称号。而曾经沉寂的怀玉砚也再一次声名鹊起,砚台出口日本、韩国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重振历史雄风。

在雕刻技艺上,陈文武也从未停止过前进的步伐,几十年来,他潜心钻研,所制之砚,汇聚其雕刻、绘画、书法、篆刻以及文字等方面的修养。绚丽的天然石材,再加上精湛的雕刻工艺,陈文武的怀玉砚总是显得奇巧而有灵气。他的作品不但保持了传统工艺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同时在造型、构图、题材、立意上又有新的突破。1998年,作品《九九归一》、《松桩石壶》作为被国际互联网总裁布鲁斯·艾利特教授收藏;同年,砚作《硕果累累》等作品入选“中国国际民博会”,荣获“民间艺术家称号”; 2000年,砚雕作品《中国龙》、《古币石壶》等十七件作品入展江西省委宣传部主办的“江西省民间艺术之乡精品展”;2002年,砚雕作品《和平的旋律》在“全国美术书法大展赛”中荣获银奖;2004年,砚雕作品《硕果累累》、《双龙砣矶》等作品,入选“中国首届民间工艺品博览会”并获奖;2005年,砚作《龙腾盛世》入选二届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并获奖……  

每次获奖,陈文武都激动万分,不只是因为自己获得了荣誉,更多时候是觉得自己又为怀玉砚的弘扬和传承又点了一把火,他要倾尽全力,把家乡打造成怀玉砚之乡,他要让世人重新认识怀玉砚,要带领整个地方共同做大的事业。

没有文化内涵的艺术就如流动的浮萍,缺少发展的根基。古往今来,靠怀玉砚发财的人不计其数,可是真正挖掘怀玉砚文化的人几呼没有。陈文武率先意识到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之后他舍弃眼前利益,却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收集整理怀玉砚历史资料,申报怀玉砚制作技艺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09年,上饶市人民政府授予该项目市级非遗保护项目,授予陈文武为市级代表性传承人;2013年,江西省人民政府授予省级非遗保护项目。2014年,经上饶市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审定,入选为“信江英才866工程领军人才”;国际民间艺术组织授予陈文武“国际民间工艺美术家”荣誉称号;2015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他“中国十佳民间艺人”称号;2016年,他被江西省文化厅授予唯一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几乎同时,中国工业合作协会授予他“中国手工艺大师”荣誉称号;2018年,全国职工电化教育中心聘请他为全国职工艺术培训专家;2019年上饶市人民政府授予首届“上饶工匠”荣誉称号。

谁伴寂寥身,怀玉砚在左。陈文武沉迷于砚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勤奋学习,笔耕不辍,发表了《砚雕艺术浅谈》《漫淡古今砚铭》《选砚辨砚与养砚》《中国怀玉砚考》等许多有关砚文化的论文,他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研究怀玉砚的专家。

 罗纹砚、怀玉砚,同是一物,陈文武孜孜不倦耕耘其中,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一介砚田耕夫,必将成为罗纹砚最美的歌唱者之一。其实,陈文武永远也走不出那一片巍峨怀玉山,走不出那一方气象万千的怀玉砚,走不出那排布在罗纹砚上细细密密的纹理。(来源:微信公众号《怀玉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