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事迹
首页> 社员风采> 典型事迹

扶贫记事

编辑人:来源:阅读:109次发布时间:2020-03-11 09:24:47


扶贫记事

 

那天,去上户的路上,田里有个老表冲我喊:“谢军打人了”。我赶紧停下来问,原来是刚才有一会了,他看到谢军打人了,不过现在人都散了。我蹬着自行车,加快了速度。我的一户结对贫困户谢玉淋,退伍老兵,两夫妻六十多岁,儿子谢军,四十岁左右,近二十年前的大学生,可惜刚毕业却患上了精神病,这些年一直在家,父母看顾着。到了,他家是一层的红砖房,在其他村民两三层的小楼中间,显得是那样的矮小,门口“光荣之家”的牌子上落满厚厚的一层灰。据村里老人讲,谢玉淋家这红砖房大概是村里最早的一批,夫妻两人勤勤恳恳,后来儿子又考上了大学,就等机会把房子再加层了,美好的生活似乎就在眼前。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就见不得人好,他儿子谢军大学毕业不久就患病了,他家的红砖房就定格在那一层,跟人一样,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老去,每当阴雨时,房顶还漏雨。进了他家,刚好看到谢军,他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就进了自己房间。为了不刺激到他,我也没有直接问起他打人的事。在另一房间找到他父亲谢玉淋,正躺在床上起不来,腿疼,老毛病了,可能是痛风,昨天还好好的下地干活了。我赶紧联系了镇卫生院的医生,说待会会上门来诊疗。等待的间隙,我再次向谢玉淋交待痛风的饮食禁忌,让他安心将养身体,然后问起了他儿子谢军的情况。据他说,谢军这些时候状态不太稳定,这两天病情突然加重,有发作迹象,甚至可能都会对父母动手。往年每次发作时经医院治疗后都大有好转,可是好景不长,维持不了两年就又会故态复萌。我想我还是要看看谢军本人的情况,再考虑送去治疗。等谢军出来后我与他随便聊了几句,平时他对我一直都很有礼貌,每次来他家看望慰问他都会说谢谢,最开始我甚至不信他患病。这次,一会的时间他的表情就不停的反复变幻,这应就是病情的变幻吧,应是犯病了。等医生来了给谢玉淋做完检查并开了药之后,我们一起离开了。顺路去看了下刚被打的人,确无大碍。回去后跟村里商量,联系了镇综治办及派出所,及时把谢军送去了市三医院,经过治疗后好多了。扶贫工作,点点滴滴。总书记说,扶贫路上不落下一人,这句话就是我们扶贫干部的行动指南。除了继续帮助谢玉淋家发展农业生产,帮他联系农产品销路,还根据实际情况给他安排了公益性岗位,实现在家门口就业,并帮助申请了低保。时至今日,谢玉淋的家里跟之前早已是大有不同了,不仅帮他家做了房屋提升、改水改厕,还加盖了个“小二层”的树脂瓦,既使楼上多了小半层的储物空间,还能防雨,一举两得,让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真正覆盖到这样的贫穷百姓家里。现在他家的情况已经好多了,医院回来的谢军还能帮父母干点活,庭院干干净净,门前“光荣之家”的牌子擦得油光铮亮,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辉。

工作还在继续,今年这个年却没过好,正月初三就下村了。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所有扶贫干部都暂停了扶贫工作,全力转入防疫。分内之事!贫穷和疾病,一直不都是老百姓最大的敌人吗?为“外防输入、内防扩散”, 我们加强了联防联控群防群控,严格控制人员流动,并排查全村所有人员近期流动轨迹。设置卡口,我们24小时轮班值守。 “隔壁镇确诊了多少例”、“我们镇隔离了多少人”、“真实死亡多少人”,群众间的流言伴随着恐慌四起。我们一一澄清和安抚。那天,李文亮医生牺牲了,他是这次疫情的“吹哨人”,他死的光荣。可是,如果有得选,我们所有人不希望他享受这份死后的光荣,所有那些牺牲的人,要是还能活着该有多好。我们没过好这个年,他们却过不了明年的年了。他的死触动了很多人,跟我们一起工作在基层防疫一线的人,每天接触那么多人,轮班之后甚至不敢回家,怕把病毒带回家。为了使宣传和排查达到无遗漏、无死角,根据区里安排对每一户做入户排查,逐一调查登记他们来往行动轨迹,并宣传防疫知识。我这组两人在那最紧张的几天里共挨家挨户上户走访了近百户农户。

疫情终于有所好转,却仍然不能放松警惕。学校还不能开学,孩子们只能呆在家里上网课。贫困户周超秀有两个孙辈在读书,家里却没有上网课的条件。得知这一情况后,我立即联系了中国移动工作人员到她家里安装宽带,协助安装好并调试成功,孩子们终于可以同步学习了。调试完后随机播放了一个电视频道,跃然而出的却是老电影《英雄儿女》的片段: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我的眼泪忽的就止不住的流出来。我又想起了刚牺牲的李文亮医生,还有以前的“王成”,以及无数像他们这样的人,不同的时代,以不同的形式,做的却是同样的事情:保卫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愿英魂不灭,长佑神州!愿我们的祖国繁荣强大,我们的百姓富足安康!我坚信有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我们必将战疾病和贫穷,真正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和脱贫攻坚战!

 

 

赖华宝 九三学社赣州市委员会科员 驻赣县区南塘镇都口村扶贫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