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研报告
首页> 议政建言> 调研报告

关于进一步做实我国村(居) 法律顾问工作的建议

编辑人:来源:阅读:2165次发布时间:2021-04-21 14:52:53

——2020年鲁皖赣联合调研

关于进一步做实我国村(居)

法律顾问工作的建议 

九三学社安徽、山东、江西省委员会调研组

 

近年来,全国各地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中央决策部署,从全面依法治国和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高度,不断推进村(居)法律顾问工作。尤其是2018年司法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村(居)法律顾问工作的意见》后,基本实现村(居)法律顾问全覆盖,在推动基层依法治理、服务和保障民生等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调研中,我们也发现以下亟需重视和解决的问题:

一、思想认识不足

由于部分基层干部对在村(居)设立法律顾问的意义和作用认识不到位,仅满足于转发或照搬上级文件,配置村(居)法律顾问后,缺乏持续推动的思路和举措。不少村干部认为配置村(居)法律顾问“工作没必要”、“花钱不值得”、“没事自讨苦”,重大事项、重大决策不邀请法律顾问参与法律论证,遇到麻烦事后又要求救火式服务,导致人民群众对村(居)法律顾问“不知道”、“不信任”、“不求助”,依旧“信访不信法”。

二、专业力量不强

以山东省为例,济南、青岛律师人数均超过5000人,占全省42%,但日照、菏泽等9个市不足1000人。从万人律师比看,最高的济南为9、最低的菏泽仅为0.67,而济南的商河县人口58万人、律师13人,万人比仅为0.22。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万人比仅为0.26。鲁皖赣三省平均每名法律顾问需要服务3—4.5个村不等,其中山东26个县区法律顾问人均服务村数超过9个。一些地方为解决法律服务人才匮乏问题,将公检法司等在职工作人员列入法律顾问队伍,但他们本职工作繁忙根本无暇提供服务。

三、经费保障不力

三省调研发现,经费保障不足较为普遍和突出。大多省份补助经费偏低,部分省份不能及时发放。一些村(居)法律顾问甚至反映,从没拿过补助,还需自掏腰包解决交通、通讯等各项费用。很多地方反映在领取补助费时,必须由律所开具税务发票,扣除税和管理费,村(居)法律顾问实际获得更少。另外,律师服务公益与执业利益时有冲突日常涉法事务的解答服务公益行为是免费的遇到纠纷需要诉讼时,是可以按标准协商收费的但一些村(居)干部和群众认为已有补助费,不应再收费

四、作用发挥不够

部分法律顾问缺乏社会责任感,把工作简单地当作摊派任务,到基层走过场,怠于履职有的法律顾问对涉农法律法规、政策、农村风俗习惯不了解,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和有效办法;有的认为农村工作复杂琐碎、耗时费力,自降标准、应付了事;有的干脆派实习律师或刚执业不久的年轻律师例行打卡,导致服务质量不高,群众满意度低。据山东东营市调查结果显示,对法律顾问工作满意的村(居)仅占45.4%,基本满意占32.9%,不满意占21.7%。

近日,中共中央印发《法治社会建设实施纲要(2020—2025年)》,重申法治社会是构筑法治国家的基础,法治社会建设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求健全村(居)法律顾问制度,充分作用。为此建议

一、明确责任主体,整体协同推进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需要坚强有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建议《乡村振兴促进法》尚未发布之际,将村(居)法律顾问工作的责任主体、服务内容、服务保障等纳入其中明确村(居)法律顾问工作性质和职能定位按照属地管理、主要领导负责原则,构建包括县区政府、司法行政部门、乡镇(办)、村(居)委在内的多层次责任主体体系,协同推进。加大宣传,使基层干部和群众充分认识到村(居)法律顾问工作的意义,争取更多拥护和支持。

二、整合盘活资源,壮大服务力量

拓宽法律顾问人员遴选范围,将公检法司的退休人员法援中心律师当地具有一定威望和法律知识的新乡贤等纳入其中。加大“法律明白人”、“法治带头人”培养力度。突破一村(居)一法律顾问的固有形式,采取集中受理需求、集束提供服务、县级统筹经费等方式将整个乡(镇)法律服务事项整体打包给某个律师事务所,由事务所内部合理调配资源。

三、强化经费保障,激发工作动力

出台相关政策,将村(居)法律顾问纳入各地民生工程,补助经费列入地方财政预算经费发放不搞一刀切可根据各地实际,采取基础经费加实际工作量服务质量等相结合的方式简化流程直接拨付,定性公益,无需交税。同时将经费落实情况作为考核地方政府工作的指标

四、加大培训力度,注重正向激励

分级分批对村(居)法律顾问进行培训,培训内容不仅包括法律法规、政治思想、涉农政策、基层治理基本知识、农村风俗习惯、风土人情,还应有做群众工作的方式方法等,切实提高法律顾问责任意识和工作水平。对表现突出、成绩显著的村(居法律顾问,应给予相应表彰;对年度考核合格的法律顾问减免其来年律师注册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