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员来稿
首页> 学习园地> 社员来稿

“万金家书”,留给中国最安全的屏障

编辑人:来源:阅读:26次发布时间:2021-09-09 15:18:16



“万金家书”,留给中国最安全的屏障

 

收看江西卫视,听许进委员亲述《跨越时空的回信》,一幕幕珍贵的历史回忆,一段段感人肺腑的历史故事,依然触动心灵,让人久久不能平静。

1950年,刚满26岁的邓稼先拿到博士学位,拒绝了美国的丰厚条件,冲破一切阻碍,毅然回到了祖国的怀抱。那时的中国,一穷二白,美国还不止一次地对中国进行核威胁。1958年,邓稼先接受国家最高机密任务—秘密研制原子弹。一句“不能说,不能说”“以后的家里的事就拜托你了”,是邓稼先临走前留给妻子的话语。随后他人间蒸发,隐姓埋名,进入与世隔绝的西北戈壁。他带领团队,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研制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整整28年,邓稼先生死未卜不知去向,他的夫人许鹿希坚守着离别时丈夫的诺言,日复一日地相信着,等待着。

邓稼先的无私奉献离不开妻子许鹿希的支持。他们的爱,润物细无声,满满地承载着无怨无悔的信任和对祖国的忠诚。1964年10月16日15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从原子弹到氢弹,法国用了8年,美国用了7年,苏联用了4年,而中国只用了两年零8个月。

繁霜尽是心头血,洒向千峰秋叶丹。1985年,邓稼先被家人要求回家检查身体,才被发现已是直肠癌晚期。等回了丈夫的许鹿希只能拥有邓稼先生命最后的363天。原来,为了查明一次试验中出现故障的原因,邓稼先不顾同事的劝阻,独自一人从试验场找回摔碎的弹片。然而,正是那一次,邓稼先承受了超过正常限度几十倍的核辐射剂量。长年累月接触放射性物质,他的身体状态也越来越差,止疼药从一天一支,变成了一小时一支。就是在这么困难的时刻,邓稼先依然忘我地工作。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有限的时间里为党和人民再做次贡献,把没做完的事尽可能做完。

当时的国际环境是核大国已达到了理论极限。这样,他们就会主张禁止试验核武器。邓稼先敏锐地意识到,如果中国不能抢在这个时间内完成既定发展目标,就会丧失在国际政治、外交中的主动权,就可能造成多年努力,功亏一篑。

1986年3月29日,邓稼先的癌细胞转移加快,虚弱得几乎无法挪步,病房变成了会议室。他多次坐在救生圈式的橡皮垫上,伏案修改,最终完成了给中央的建议书。邓稼先让妻子许鹿希把这份自己和于敏共同签名的建议书亲自送到九院领导手中,嘱咐道:“希希,这个建议书比你的命还重要。”

邓稼先曾在病床上对许希深情地说:“我不爱武器,我爱和平,但为了和平,我们需要武器。假如生命终结后可以再生,那么,我仍选择生在中国,选择从事核事业,选择你。”许久,他又平静地说:“死而无憾!”

这个小家为了国家鞠躬尽瘁,如今这个小家里的陈设一切都没有改变,仅仅多了两个物件,一个是邓稼先的铜像,另一个是核实验基地的马兰花。邓稼先不仅是小家的精神支柱,更是中国世代的骄傲。学成为国,应是我们青年一生的追求,将誓言藏于心,无声表达,奉献一生。一封书信,跨越时空,传承信仰,铭记感动。(鹰潭市卫健委、鹰潭市社员 吴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