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员来稿
首页> 学习园地> 社员来稿

跨越时空的回信之誓言无声

编辑人:来源:阅读:39次发布时间:2021-09-15 14:00:45



跨越时空的回信之誓言无声

——看许进谈邓稼先事迹有感

  

“跨越时空的回信”第四季最后一期邀请邓稼先妻侄许进老先生讲述,揭开63年前发生在这位共和国两弹元勋、中国核理论方案中设计师邓稼先身上的往事。他和同事用手里的数据和公式,在荒凉的戈壁默默地奉献了自己的一生,为新中国建立起了坚实的国家之盾。

上世纪40年代继美国和苏联成功研制并试爆原子弹成功后,党中央决定发展中国的核工业。邓稼先在34岁的年纪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绝密任务,他为自己能加入到这样一个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感到骄傲和自豪,但同时他心里非常清楚接受这个任务意味着什么。在拍摄完全家福照片后他踏上了漫漫征程,从此家里少了一位父亲和丈夫,但是共和国的核工业多了一位总设计师。

当时中国的核工业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但是邓稼先带领团队用笔算、用尺量,就是通过这些最原始的工具筑就了中国核工业最扎实的根基。为了一个与苏联专家有出入的数据,邓稼先可以带领团队耗时一年多计算该数据整整九遍,直到确认苏联专家数据是错误为止,而计算数据的草稿纸堆满了一个房间。这是需要怎样的精益求精和认真负责的态度才能做到的啊!

1979年氢弹空投失败,邓稼先不顾核辐射的致命危险,坚持第一时间感到现场探明失败原因,当得知原因是降落伞打开失败所至时,他松了口气,但是核辐射也悄悄的缠上了他。就是凭借着这股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的奉献精神,中国第一颗氢弹从研发到试爆成功只花费了2年零8个月,而美国则用了7年零3个月,苏联是6年零3个月。

邓稼先在国家利益和个人身体之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前者。由于近距离接触过核辐射,1984年他开始便血,但是此时是中子弹研制的关键时刻,邓稼先一如既往地选择了国家利益在先,个人身体在后。他一直拖到19857月才趁着去北京开会的机会去医院检查了一次,至此他再也没有出院,被确诊为直肠癌晚期。从19858月初入院至1986729日去世,他在医院里住了363天,但在此期间他却忍受着剧痛,工作了333天。止疼针从一天一针到一小时一针,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邓稼先的身体也在慢慢的消逝、衰弱。即便是这样他心里想的还是共和国的核工业发展。

住院期间,他通过深度分析得知,西方核大国的理论水平已经接近了理论极限,所以不需要再进行空间核试验,他害怕西方世界会禁止核试验,这样会阻碍中国的核工业发展。为此他给中共中央国务院写了一份“中国核武器发展的规划建议书”。1986729日,历经28年的默默奉献和艰苦奋斗,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是他手里的“接力棒”传给了新一代的核工业者们,十年后的1996729日中国进行了最后一次空间核试验,并于当天宣布中国暂停核试验。

仅仅在一个多月后,联合国通过决议在世界范围内禁止空间核试验。这是中国在和时间赛跑,与对手较量,中国赢了!距此,邓稼先已经离开我们整整10年。

虽然他人已经不在了,但是他的精神永存,他的事迹永远流传,并激励和鼓舞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踏着先烈的脚步,追寻他们的丰功伟绩,为祖国的建设奋斗终身并矢志不渝。(九三学社南昌师范学院小组 邹鹆擎)